苹果炫彩微商稳定吗会封号吗?授权码/招代理/官方正版授权

  • 苹果炫彩微商稳定吗会封号吗?授权码/招代理/官方正版授权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微商必备软件
广告也精彩

苹果炫彩微商稳定吗会封号吗?授权码/招代理/官方正版授权

炫彩微商正版认准微信:kmkm6988

 

软件市场品种玲琅满目,该如何选择,我只相信老牌子炫彩微商
因为不稳定不会存活这么久,如果口碑不好可能早已销声匿迹,
苹果安卓软件我只推荐稳定的好用的不封号的,
炫彩微商两年的风雨洗礼仍还在继续 值得信任欢迎品鉴
另招软件代理:不囤货、不压货、无风险、无压力!
给你全网最低的货源!最好的售后!最稳定的上家!
21世纪,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一个人,永远干不过一个团队,
欢迎你的加入,想月入过万你就来!

别花冤枉钱,在我这里,微商很简单,微信作为微商的主战场,每天都需要更新大量的产品图片及视频。作为微商选择一款好的微信营销软件也成为了现在微商们的苦恼。因为微信好友已经发布在微信朋友圈的广告。都是微商们辛苦经营的成果,但同时也总是会经历着封号,朋友圈被停用的苦恼问题。虽然很多营销软件都写着朋友圈转发,全球虚拟位置以及加人清粉不封号功能。但是到头来这种还是不可避免被提示封号的奥恼,别花冤枉钱,在我这里为此我们向您推荐一款当下最好的软件。,聪明人用一分的努力做十分收益的事情,而古板的你还在用十分的努力做一分收益的事情,还得不到认同,
加微信:kmkm6988 帮您实现微信功能的不足 带您进入真正的微商世界

苹果炫彩微商稳定吗会封号吗?授权码/招代理/官方正版授权
微营销每日一学:微 商目前的发展经历了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11年到2012年萌芽期;第二个阶段是2013年的发展期;第三个阶段是2014年的爆发期。 我把这几个阶段的微商营销特点总结为:“朋友圈暴力刷屏式概率营销”方式。不可否认的是在这几个阶段很多微商朋友通过这种营销方式挣到了钱,也有一些微商 企业品牌出现。同时我也了解到这种暴力刷屏式的营销方式被越来越多的人反感,所以效果会越来越差。据我了解,某经营化妆品的微商品牌2014年下半年的业 绩下滑了40%。

苹果炫彩微商稳定吗会封号吗?授权码/招代理/官方正版授权

苹果炫彩微商稳定吗会封号吗?授权码/招代理/官方正版授权

苹果炫彩微商稳定吗会封号吗?授权码/招代理/官方正版授权

炫彩微商正版认准微信:kmkm6988

 

熊猫直播确认平台已进行第一步关闭程序  95后主播陪熊猫直播走到最后   22个月未有资金注入 熊猫直播昨日说“再见”   7日深夜,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兼COO张菊元发内部信,称熊猫直播已选择结束,员工被遣散,此前长达22个月未有资金注入。昨天,熊猫直播官微发布微博确认平台已经进行第一步的关闭程序,“熊猫直播主站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工程师请逐渐断开与‘母星’连接。”   张菊元在内部信中确认,从2017年5月最后的融资消息之后,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在过去两年时间中不断地尝试,极尽努力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作为直播平台,熊猫的运营需要负担高昂的带宽以及众多主播的高额工资,整个行业在追求赢利的路上都在踯躅前行,“当我们为了做到收支平衡不断缩小自身之后,新的融资仍然无法到位,在当前的投资环境以及垂直领域的不断恶化情况下,熊猫的空间在不断缩小,坚持都成了某种程度的消耗。”   他还说,在做出遣散员工决定的这一刻,熊猫依然有每天几百万的“日活”、每月数千万的流水,还是一个可以被认可的体量,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   熊猫直播在最辉煌时,曾一年融资3轮。企查查信息显示,自2016年9月至2017年7月,熊猫资本经历了A轮、A+轮、B轮和一次战略融资,总融资额近20亿。   熊猫直播隶属于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该公司正式成立于2015年7月,法定代表人为龙飞。目前公司最大股东为创始人王思聪,王思聪旗下的珺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持股40.07%;奇虎360是第二大股东,占比19%。   2018年10月,熊猫直播前副总裁庄明浩在采访中就曾表示,熊猫直播陷入资金危机,目前尚未有一家机构确定投资,找融资较为困难。   熊猫资金链断裂的传言从去年6月就传出。网曝自2018年初,熊猫直播开始拖欠合作“公会”工资,甚至熊猫直播员工工资都无法按时结算,并且已有多位“头部主播”出走熊猫。   8月,有传闻称熊猫直播准备以30亿元“卖身”,交易性质为融资或整体出售,最后的结果将在两个月内对外公布。不过,两个月后,交易并没有被确认。   不过,熊猫直播仍未处理好拖欠工资的事宜。有熊猫主播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从去年11月起,就再没收到一分工资,很多主播被欠薪。   此前有消息称,熊猫直播将于18日关闭服务器,届时该平台将无法正常观看。不过昨天熊猫直播App和熊猫直播主播版App均可打开,北青报记者看到,40余名主播在熊猫直播间作告别直播,“感恩熊猫、再见不负遇见”“我在这里战到最后”“熊猫,我还没有播够”“心情很复杂、最后一程”……是他们直播的主题。一名感性的女主播泪洒直播间,说自己的房间第一次被置顶、推荐,没想到是在这种时刻,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感恩平台,希望熊猫再度归来。   文/本报记者 温婧   3月6日网传熊猫直播即将关闭服务器(以下简称“关服”),3月7日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熊猫直播签约主播“框框的爱”(网络化名,以下简称“框框”)北京的家中,对其即将告别熊猫直播的最后一天进行专访。即将告别工作许久的平台,“框框的爱”有着许多留恋与不舍,和当天许多主播播出的主题一样,“陪熊猫走到最后”成为整个网站主体氛围。主播“框框”当天接近5个小时的直播说得最多的是:“不要给我刷礼物了!”   不理解   父母想让女儿找个稳定工作   “框框”是典型的95后女生,大学期间因为男朋友玩游戏自己也喜欢上了。为了打发时间她当上了游戏主播,大学毕业后就签了“熊猫直播”,留在北京当专职游戏主播。三年的时间积攒下十几万粉丝,也算是网红。当初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框框”的父母非常反对。谈起这段经历,她说:“其实上大学放假回家我也会做一些游戏直播,爸妈会觉得我经常对着电脑说话,以为孩子疯了。后来他们了解我这是在做直播,也就放心一些。”   做了4年多主播,“框框”给爸妈解释“主播”这个职业,就是网上的“主持人”,主要工作就是给网友介绍游戏。父母起初听到“介绍游戏”就特别反对:“你这不是害人吗?”后来“框框”给自己的父母也下载了App,让他们能看到自己的工作状态。时间久了,虽然父母嘴上不说,但心里依旧想让女儿找个稳定工作。对他们而言,当主播唯一的好处就是经常能在网上看看女儿。   “框框”完全理解父母的心情,但面对自己的职业,她说:“我想做我想做的事,而不是做父母想让我做的事。”对于主播这份职业,“框框”有着自己的理解:“就像和女孩们分享口红一样,我就是和‘兄弟们’一起分享游戏带给我们的快乐。我为了每天的直播会准备很多内容,还会去别的房间看看其他主播有什么新内容。更多的时间要学习很多游戏视频,分析玩家思路,给网友讲出来。”23岁的“框框”为了播好内容,竟然通读了《孙子兵法》,并把重要的内容背下来,背后的努力是外人一般不能看到的。   不抱怨   熊猫给我们的比欠的多   “框框”像很多游戏主播一样,有着两三个小伙伴的团队,她算是这个团队的核心。谈及当主播这几年最大的收获,“框框”直言:“比同龄人我更成熟一些,因为有团队要养。”其实在大二“框框”已经财务自由了,有时候逢年过节她还能给父母包个红包。自己的主要收益都来自网友在直播中的刷礼物返现,还有很少部分是平台工资。“财务自由”是“框框”很自豪的一点:“现在时代不同了,不是非要朝九晚五才是正经工作。我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依旧觉得很充实。”当然,“框框”也有自己的焦虑:“我知道主播这个行业是青春饭,年龄一大就不吃香了。还好,我算是专业游戏主播,还能靠着实力再挣几年钱。”   在熊猫直播当主播的三年时间,“框框”通过直播认识了团队的小伙伴,“他们都是来自我的粉丝会。我们通过直播认识、通过游戏沟通感情,在游戏之外我们又是一个团队,一起商讨直播内容,共同找话题。有人负责维护粉丝,有人负责我的商务,各司其职一起工作很快乐。”“框框”说。经营着一个团队有时候“框框”也很累,“我也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每天处理这么多问题我也很累。虽然他们不是专业人士并不成熟,但他们都是爱我的。我相信爱能战胜所有困难。”   说起此次熊猫直播落幕,“框框”和很多主播一样,有许多不舍:“我很感谢校长(王思聪)给我们喜欢打游戏的小伙伴搭建一个交流的平台。当然这当中也有很多困难,平台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所以才有这么多网友听到熊猫‘停服’后会这么伤心。”对于平台是否欠薪,“框框”并不愿意多谈:“欠一定是欠,但它给我们的更多。”   不悲伤   没了熊猫还有新平台   熊猫直播的“停服”意味着将有数万专职、兼职主播失业。没了工作的“框框”相比他人更乐观。她说:“从年前我就和团队的伙伴们聊,要不要换一个新平台?因为熊猫直播上的粉丝已经固化,是时候换个平台再做,但考虑到老粉丝黏度我们就迟迟没有操作。现在熊猫‘停服’,也算是推了我一把,没有了‘熊猫’我们还会有‘小浣熊’。”这两天“框框”已经和团队在接洽新的直播平台。除了直播平台,“框框”还想着把自己的游戏直播带上抖音这类大众平台。她说:“游戏直播更具专业性,粉丝也是打游戏的伙伴,如何让小众内容被大众接受,是我们思考的问题。”   同时,“框框”对团队也有自己的打算:“很多主播失业,这就是机会,我们能从现在个人内容和特色都不错的主播中挑选一些,签到团队中。这样打包与平台谈合作更容易些。”   文/本报记者 王磊   统筹/刘江华   余美英

  • 扫码添加客服微信
  • 或直接加QQ:207670345
  • weinxin
  • 扫码添加客服QQ
  • 或直接加QQ:207670345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